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叩问九天 > 第二十章 勾魂鬼音

第二十章 勾魂鬼音

叩问九天 | 作者:断桥梨花| 更新时间:2017-11-21 15:4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江沨看到此异相,不由心头一颤。 这炼魂幡今天吸收了这么多神兵门弟子和烈火蜥的残魂,明显力量强化了很多。光看着这宝贝动前的气势,就和前些天屠杀百刃堂巡逻弟子时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江沨此时回头看了一下大柱,只见他已惊得目瞪口呆,嘴巴张的大大的,眼见江沨看过来,他喃喃的对着江沨说道:“小江哥,什么是修仙者,戚寒冰想对你怎样!”

    江沨快步走过去对着大柱说道:“兄弟,戚寒冰就是血魔,现在解释太晚了,你快快从后门走,带上春妮,有多远走多远,千万不要迟疑,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只见大柱淡淡一笑说道:“小江哥,你以为我不知道么,刚才要不是你救我,我早就死在戚迟如手里了,今天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要死我们也要死一块!”

    江沨见大柱如此果决,感动之余也暗自愁,他一人自信凭借身法应该能和戚寒冰周旋一二,现在大柱在身边,顾忌就多了几分,但此刻硬赶他走只怕他也不答应。当下暗自下了决心说道:“也罢,大柱,等会无论生什么事,没有我的召唤,你千万别出这个屋子,今天我们就听天由命吧。”话音刚落,江沨已如青烟一般,飘出了门外。

    江沨此时心里焦急,他知道,戚寒冰的炼魂幡经过今天的祭炼,威力大增,如果等到戚寒冰完全准备妥当,自己能否全身而退就真的很难说了。所以江沨的身影刚飘出门外,他也不管门外有什么牛鬼蛇神,先一口气甩出了四道风刃只向戚寒冰袭去。

    但江沨的身子刚刚跃出门外,就感到一股刺骨的寒风迎面袭来。他抬眼望去,只见四周黑气缭绕,方圆十丈范围之内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看见前方不远处,戚寒冰站在黑气中央,肩上头上盘踞着五个鬼头正吐着幽幽的青黑之光,操控着一只恶鬼头颅悬在半空中。这恶鬼正张着一双鬼眼,绿幽幽的对着自己“桀桀”的怪笑。江沨直觉的在这黑气的环绕下,四周的温度都下降很多,黑气中好似有无数游魂野鬼一般,双耳萦绕着阵阵怪异之声,这声音有的像叹息,有的像呜咽,有的像哀嚎、有的像嘶叫。这些声音忽远忽近,忽大忽小只让人觉得如同身坠地狱一般。

    渐渐的这些声音变得统一起来,像是都在呼喊着江枫的名字,这些声音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绵绵不绝,只叫的江沨头晕眼花,身体不由自主的跟随着这鬼音抽动了起来。这声音正是这炼魂幡祭炼大成之后一项神通“勾魂鬼音”。在这鬼影的影响下,普通的人瞬间就会迷失自我,被吸走了魂魄。一般修士如若没有护身法器或法术,片刻之后也会被这鬼音所迷惑,身体不能控制,最终陷入昏迷,被持幡者拿下。

    眼见江沨渐渐被这鬼音所迷,开始莫名其妙的手舞足蹈起来。如此下去不消片刻时间,江枫就会彻底迷失心智,任人摆布了!就在这千钧一之际,突然只听到厅堂内出一声大吼,只见大柱手持两支火把,口中大吼着江枫的名字,向着黑气中的江沨冲了过来。大柱一边冲一边挥舞着火把,拼命的想冲散着四周的黑气。

    只可惜大柱只是个凡人,他一踏出大门,刚进入这黑气中,就如同坠入冰窖。只见四周鬼气森森,两只火把原先还熊熊燃烧,一进黑气之中后,顿时变得微弱起来,一阵阵寒风吹过,火把上的火焰晃动了几下,竟熄灭了。紧接着四周一片阴森森的鬼笑声,大柱是凡夫俗子,那里能抵挡的住这“勾魂鬼音”的迷惑,当时就丧失了心智,如同化石般呆立在当场。此时大柱周边的一团黑气一个翻滚化作一个鬼头,漂浮在大柱面前。它眼看着大柱,森然诡异的笑着,张口一吸,眼看就要将大柱的三魂六魄都抽了出去。

    “妖孽,找死!”就在这要命的关头,一点火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激射而至,正中在这鬼脸之上,那鬼头一声惨叫,顿时就烟消云散了。只见此时江沨已经恢复了神智,正是刚才大柱的拼死一冲,搅乱了这黑气空间,大柱的吼声点燃了江枫最后一丝残存的神智,把江沨从沉沦的边缘给拉了回来。

    苏醒的江沨正看到大柱被黑气所迷惑,眼看就要遭受毒手。情急之下,也不知怎么回事,这火球术竟随心所至,几乎瞬一般,手指一弹就结果了那只恶鬼的性命。

    此时的江枫双手平直伸展,十指张开,每个手指上都点燃了一颗火球,旋风车轮般朝着大柱奔去。周边的黑气一遇上江枫的火球,就如同被扎了针一般迅后退。江沨也不将这些火球射,只是将其凝聚在自己的十指之上,然后施展起御风术结合飞鹰三十六式中的身法。此时他的身影就如同游龙一般,十指之上的火球随着身形的腾跃,化作了两条火龙。这两火龙在这股黑气中横冲直撞,这些刚刚成型的恶鬼那里是江沨火球术的对手,只听见江沨所过之处惨叫声、哀号声此起彼伏,原本浓浓的黑气,被着两条火龙一搅,已经淡了许多。

    只数息之间,江沨就跑到大柱身边,但他并没有停下照看大柱,而是围着大柱飞的奔跑。只见江沨越跑越快越跑越快,渐渐的在大柱周围形成一股旋风。江沨的火球夹杂在这股旋风之中,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逐渐形成了一股燃烧的龙卷风,只听江沨大吼了一声“去”!这熊熊燃烧的龙卷风夹杂着无比的气势直向那悬在半空中的鬼头卷去。

    悬浮在半空中的鬼头此时眼中也露出了惊骇之色,连连的喷出黑气想要抵挡住这燃烧的风龙。但这风龙的气势实在庞大,这法力点燃的真火恰巧正是这鬼道黑气的克星。燃烧的风龙摧枯拉朽般就将这些黑气冲的是烟消云散。其实也不完全怪这炼魂幡威力不够,说到底还是这炼魂幡今天刚刚祭炼成功,吸入的生魂和妖兽精血和残魂还没有完全转化为阴鬼之力。如果假以时日,或被一名鬼道的修真者操控,结局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但是此时此刻,那半空中的鬼头被火龙卷到了一点,只听一声惨叫,那鬼头突然就化为无形之体,一下子钻进了炼魂幡之中。

    “当啷”一声响起,那炼魂幡从空中跌落,还原成他原先的样子。

    只听“噗”的一声响起,戚寒冰接连吐了三口鲜血,身上的五个鬼头在一整扭曲中烟消云散。

    吐血后的戚寒冰一下子跌倒在地,当他抬起头时已是须皆白,脸上沟壑纵横已是垂死之像。只听他一阵惨笑,说道:“想不到我们谋划了这么久,结果还是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啊!金翅雕,你到现在还要躲藏么,还不快救我……”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身形一僵就直直的倒了下去。他本是凡人,被金翅雕寄附之后精元原已大损,这次借用五鬼之力强行驱动炼魂幡,却被江沨所破,在法力反噬之下肉身终于奔溃,一命呜呼了。

    戚寒冰一死,江沨倒没有急着上前去检查尸体,他只是喃喃自语道:“金翅雕?他死前叫着金翅雕来救他,以及他们谋划的大事,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他思量戚寒冰临死之言时,突然感觉倒戚寒冰的尸体上有一道白色光团直向自己袭来,这白团来势如闪电,瞬间就朝着江沨面门上撞去。

    好在今天江沨经历的妖怪太多了,心神的敏感性大大提升,他只是下意识的一个侧身,左手一抄,就把那道白团抄在手里。只听那光团惨叫一声,随后出了哀求之声:“江小友,手下留情,我就是戚寒冰所说金翅雕,只要你放了我,我有大机缘想送啊!”

    江沨左手施展了一道法力紧紧的将那光团束缚住,定睛看向那光团,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快快如实说来!”

    那光团哀求的说道:“老夫就是金翅雕的元神,只因我与那司徒雷为争夺火心兰大打出手,不想着了司徒雷的暗算,也被戚寒冰这厮偷袭,坏了我的肉身,不得已之下,只能元神出窍。当时情况紧急,在无处可逃之下,只能寄附在戚寒冰的身上。本想设一个局利用火心兰重新去杀了司徒雷,不想和你撞上了,后来就是现在的结果。江小友只要愿意帮老夫,我愿将我家族的修真功法和灵石宝物倾囊相赠。”

    “帮你,怎么帮你?”江沨问道。

    “我只是凝气期的修仙者,元神不能长时间暴露在外,江小友如果愿意让老夫寄附在你体内,老夫一定兑现刚才诺言,还可将司徒雷的秘密也告诉你!”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