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不速客 > 第10章 犯病

第10章 犯病

大明不速客 | 作者:红色可乐| 更新时间:2017-11-21 15:5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常茂是谁?

    那是怀远黑太岁,常遇春常十万的后人。

    那本事能小的了?

    常茂一出拳,就把所有人的目光给吸引了。众人心想茂太爷这一拳非得把这大个儿脑袋给砸碎了不可。

    韩阳把身子一闪,把拳头躲开,“喝。”

    使了个海底捞月把常茂的手腕抓住了,往怀中一带,底下使了个扫堂腿,“给我倒下吧。”

    “哎呦喂。”常茂直接摔倒在地。

    周围的士兵当时就急了,大将军军法森严,他们不敢直接杀老百姓,但是逼得份上,打个架还是敢的。

    韩阳就感觉后背生风,有人按住自己的肩头。

    韩阳往后一背,抓住那人的大跨,一使劲,你也给我走吧。

    又一个跟头。

    这十几个士兵,不动兵刃,没有一个是韩阳的对手。

    韩阳心想老子救你命来的,你这家伙不知道好歹,竟然给我动手。

    老子非得教训你一番。

    周围的百姓一看,可了不得了,哪里来的一条大汉,一个打倒十几个人,别人连他的毛都没碰上。

    明初战乱不断,像是韩阳这种豪杰最受敬重。

    别看常茂挨了揍,一点儿都不生气。

    一咕噜爬起来,摆摆手,大声喊道:“别打了!”

    周围的将士们这才收手,很多把腰刀抽出来的士兵,又把刀放了回去。

    “嘿嘿。”常茂咬着牙,本身就肚子疼,又让韩阳这一甩,疼的他本身就是呲牙咧嘴。

    但是他还是忍着一脸笑意上前。

    韩阳这一看,这家伙笑得比哭都难看。

    “这位兄弟,本事不错啊。你是哪儿的人啊?怎么称呼?”

    “别问我是哪儿的人,我就问你这病还治不治了?”韩阳瞥了一眼常茂。

    心想这位真是个贱骨头,让自己揍了一顿,说话声音都变好听了。

    “治,当然治了。不过小兄弟,这治病救人靠的是经验,你看那一群老家伙,行医救人都几十年的经验了,他们都说我这病没得救了。小兄弟,你看你年纪轻轻,能救好我的命吗?”

    常茂虽然说话和颜悦色,但是心里还是没底。

    “那是他们自己本事不济。爷爷一出手,你就知道爷爷的厉害了。”

    韩阳这话一说完,一群坐堂先生顿时就炸了锅了。

    “你放屁。”

    “他这是肠痈,岂能这么简单的就治好了?”

    “是啊,肠痈是他肠子有毛病了,后生你年纪轻轻的,可别随便说大话。他这肠痈是急性的,就算是喝汤药也好不了。”

    “小兄弟,这治病救人跟打架可不是一个原理啊,你打架厉害,能保证救人也厉害吗?肠痈可不是小病,你要是不治,他兴许还有机会活些日子,你也是治了,保不齐明个儿就死了。”

    满堂春看样子,也有点儿沉不住气了,心想我治不了的人,你也要来试试,你是想打我脸吗?

    “小兄弟,你可看清楚了,这是肠痈,不是一般的病,就算是华佗在世,拿这病也没办法。你别着急扬名立万,见到茂太爷地位显赫,就想趁机强出头,这要是治死了茂太爷,可是要掉脑袋的。”

    满堂春这话顿时把韩阳给逼得绝路上。

    这常茂可不是一般人,常遇春的后人,明洪武皇帝朱元璋面前的红人,要是让你给治死了,你这脑袋可保不住了。

    常茂见到那么多人针对韩阳,韩阳却一点儿都不变色,心想这位兄台没准儿真有本事救自己的命。

    当下问道:“要是你治,你准备怎么治这病?”

    韩阳笑着说道:“这事儿有什么难,把你肚子切开,然后找到你坏掉的阑尾,也就是他们所说的肠道割掉,然后把腹腔的血液弄干净,在缝上。”

    旁边的秦瑶听了,好悬没气乐了,心想你倒是好好解释啊,你说的那么吓人,还不把人吓死。

    果然,韩阳说完之后,常茂立刻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要把茂太爷的肚子切了?你是不是疯了?你信不信茂太爷先切了你?”

    显然,韩阳说的这个办法太恐怖了,他没有办法接受。

    古人认为开腹这种事情是会伤元气的,所以打死常茂他也没有办法接受。

    一旁的满堂春点点头说道:“茂太爷您明智,若是任由这小子开膛切腹,你这命没准儿即刻就没有了。”

    旁边的医生纷纷指着韩阳说道:“后生,这里没有你什么事儿了,你还不快走。等着茂太爷的兵丁揍你吗?”

    众人不住的对韩阳指指点点,在他们看来,韩阳的说法太过于妖孽,开肠破肚,这让还能活?

    这也就是茂太爷大肚,换个别人,这年轻的后生肯定得被当做妖人直接烧了。

    倒是常茂说完这话有些后悔,因为从年轻人的眼神可以看出来。

    对方似乎并不是玩弄自己,应该是有几分把握的。

    可是有把握也不行啊,这切开肚子,人还能活吗?

    既然如此,我宁可肚子疼疼死,也不能让他把肚子切开。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让别人用刀子割着玩。

    见到常茂的样子,韩阳摇摇头,心想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找的,不是我不愿意救你。

    他正准备离去,忽然听到了隐隐约约的马蹄声。

    “真的是想啥来啥,我到底要看看,你如何度过此劫!”

    几匹马急匆匆赶过来,上面的将士浑身是血,翻身下马半跪在地上喊道:“将军,大事不好,城北方向出现了鞑子,正在大肆抢劫。”

    “我的娘!”常茂就感觉天灵盖嗡的一声。

    心想我这命怎么那么背?

    在沧州府驻防好好的,出了波鞑子,剿灭了好几次都没能彻底剿灭也就罢了,怎么自己这身体还不行了。

    眼下这波鞑子那么凶悍,若是没有能人指挥还真干不过他们。

    常茂对周围兵将说道:“扶我起身上马,我要去杀敌。”

    “将军,让手底下的兄弟们去吧。”一群将士担忧的看着常茂。

    常茂骂道:“你们去了顶个屁用,能是对面鞑子的对手吗?”常茂刚上了战马,忽然感觉腹部疼如刀绞,哎呀一声直接摔落战马。

    韩阳看的清清楚楚,这是又犯病了。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